【今日科技】Dynatrace和New Relic爭奪「可觀察性」市場

Go Smart

【今日科技】Dynatrace和New Relic爭奪「可觀察性」市場

Dynatrace和New Relic爭奪「可觀察性」市場

「可觀察性」(Observability)定義為從外部輸出判斷系統內部狀態的能力。「可觀察性」是新科技熱門詞彙,常常與「監察」(Monitoring)比較。很多舊有科技系統故障時很容易偵測出錯誤的原因,因為它們往往有既定的模式。但現今的系統越來越複雜,故障的成因便以倍數增長,難以偵測及監察。舊有的監視方法不再湊效——它們只能追蹤已知的錯誤,有未知的故障時就未能處理。

New Relic和Dynatrace這兩間公司都拓展了其分析數據源的更新,從而加劇了企業在可觀察性方面的主權爭奪戰。

New Relic宣布已添加名為New Relic Explorer的可視化工具,以使IT專業人員更容易發現問題的根本原因。 該可視化工具可以分析由嵌入在應用程式中的New Relic代理軟件收集的數據,以及開源監控工具(例如Prometheus)生成的遙測數據,以及開放源OpenTelemetry代理軟件的信息,該軟件具有雲端原生運算基金會 (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支持。

同樣,Dynatrace本週擴大了其平台的覆蓋範圍,現在可以從Kubernetes和Red Hat OpenShift平台以及Amazon Web Services(AWS),Google Cloud Platform和Microsoft Azure等擷取服務日誌。該公司還提升支持開放源代碼日誌數據框架,例如Fluentd和Logstash,所有這些都可以通過Dynatrace Log Viewer工具集中查看,該工具允許IT團隊搜索和分析實時和歷史日誌數據。

New Relic,Dynatrace和許多其他對手都開放了其可觀察性平台以從多個來源收集數據,代理軟件通常消耗更少的資源,及更適合高度分散的計算環境。

例如,建築行業中廣泛使用的項目管理軟件包括提供商Viewpoint。其企業架構師Greg Gentling表示,依靠New Relic所帶來的總體效益未必能超越潛在節省的成本。 軟件。總體而言,開源代理軟件仍處於成熟的早期階段。但很多虛擬機和Kubernetes cluster的環境最好的做法仍是依賴像New Relic這樣的系統。

無論發展方向如何,對更深層次的可見性的需求變得越來越重要。從歷史上看,IT組織依靠單獨的工具來監視孤立的軟件和基礎架構堆棧。隨著IT環境變得越來越複雜,應用程序與底層基礎結構之間的依賴程度已經提高。 IT組織開始向可觀察性平台遷移,該平台提供了比監視工具集合更多的組織和更深刻的見解。使企業為向更現代的可觀察性平台的過渡提供資金。

挑戰在於,可觀察性平台需要比用於監視組織的關鍵應用的APM平台更廣泛地採用。監測和監視每個企業應用程序成本高昂。開源代理軟件和其他收集遙測數據的方法必須將成本降低到可以負擔得起及更廣泛地使用的程度。

當然,這還假設開源項目不會崩潰。隨著越來越多的開源代碼開發者希望為自己的努力獲得合理的回報,許多受益於開源代碼的IT組織越來越擔心,如果沒有供應商為項目提供更積極的資金貢獻,那麼開源項目可能會變得過於支離破碎,無法維持。

無論遙測數據是如何收集的,可觀察性平台的提供者都渴望盡可能多地訓練AI模型,這些模型將越來越多地用於自動執行各種任務。現在,對於大多數人而言,只要有可能,他們仍然可以使用自己的代理軟件來收集數據來得到更高效率。

Tags: , ,